兵器谱

作者:转载发布时间:2011-03-06

从前有座山,叫华山。

山上有三块石头,叫三神石。

三神石上站着三个人,分别是暗器之神,剑神,刀神。

杀气弥漫,漫天黄叶纷飞,飞落如雨。

三人的脸色坚毅却又苍白,俨然三尊木雕,

暗器之神唐不苦一身银白的衣衫,一头银白的长发,一大把暗器不知藏在身上什么地方。

剑神阿素一身漆黑的衣衫,一头漆黑的长发,一把漆黑的长剑直挂在胸前,盖住了漆黑的胸毛。

刀神葡萄一身凌乱的衣衫,一头凌乱的长发,一把凌乱的弯刀斜挎在腰间,深邃的眼睛流露出因被风吹进了几粒砂子而流出的眼泪。

一旁,一位老者端坐在一块青石板上,老者须发花白,双目炯炯有神。

老者盯着三人,片刻,缓缓道:“三位的华山决斗写真集我已经画好了,正式决斗马上开始!”

剑神阿素的右手慢慢地向胸前挪去,沉重而悄无声息。

刀神葡萄和唐不苦岿然而立,纹丝不动,四只眼睛如钩子般凝视着阿素的右手,四道目光,四股杀气!

突然,阿素的手剧烈地抖了起来,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汗水涔涔而下,紧接着他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,黯然道:“我不是两位的对手,我,败了!”

老者一声冷笑:“想不到剑神竟是不战而败!”

唐不苦不愧是蜀中唐门第一高手,说时快,那时更快,只见他的左手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,转而一扬,一道白光一闪,一件物事从衣袖内射出,速度之快,犹如离弦之箭,又如刘翔跨栏,竟呼啸着直奔老者面门而来,力道煞是惊人!

老者不慌不忙,道了声“收到!”伸出手来,一把抓住那个物体。

原来是一团纸,老者小心翼翼地将纸展开,看了看,微微点了点头,转过去对着葡萄道:“刀神,出手吧!”

“噢,”葡萄纵身一跃,从石头上摔了下来,摸摸索索从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纸,递给老者,“这是我的银票,30万两!”

老者接过银票,满意地点点了头:“刀神葡萄!出手果然非同寻常,唐不苦的银票只有15万两,今年兵器谱排名第一位就是你的多情夺命刀啦。”

刀神充满得意而又无限感慨:“不容易啊,不容易,哈哈哈,我终于排名第一啦,哈哈哈。

一旁,唐不苦和阿素甚是伤感。

唐不苦道:“这一年来,我闻鸡起舞,披星戴月,劫镖34趟,蒙面抢劫51趟,小偷小摸1790次才筹集了15万两银子!没想到还是败给了刀神!”

阿素道:“最痛苦的就是我啊。我辛辛苦苦积攒了20万两银子,没想到那一夜喝醉了,遇见了兄弟大盗,偷走了我所有的银子,更可气的是那兄弟大盗还留了张纸条。”

老者问:“噢?纸条上写了些什么?”

阿素道:“纸条上写着:‘我们兄弟是神偷燕子李三的传人--小燕子李三和小李子燕三。为了争夺兵器谱的提名资格,借阁下银两一用。盗亦有道,我们说借就借,绝不算偷;我们说不还就不还,绝不反诲……’为了一个提名资格,他们连我剑神的钱都敢偷,唉,害得我不战自败。”

老者得意道:“想不到我百晓生的兵器谱如今人气这么高。唉,想当年我刚推出兵器谱时遭受了多大的冷眼和嘲笑啊,记得第一界兵器谱排名时,只有几个不入流的小人物参加……”

三人道:“记得,记得,第一年排行前三位的都是小人物,有小李飞吻,霸王餐,多情贱客……”

老者点了点头,将银票放入衣袖内,拍了拍唐不苦和阿素的肩膀:“别灰心,明年继续努力,多攒点钱,争取取得好名次!”

两人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百晓生道:“如果大家没有意见的话,今年的兵器谱前三位就这样定了:第一名,刀神的多情夺命刀;第二名,剑神的无情追命剑;第三名,暗器之神的唐门摄魂针……我们下山吧,山脚下还有很多人等着这次华山论钱,噢不,华山论剑的结果呢,刚才你们摆决斗POSE时我画的写真集,下山后我会给每个门派和每个新闻单位发一份。关于决斗的细节,如果有记者采访,千万别说出真相,我会替你们说的……”

 

<b id='DeJRwB'><label></label></b>
<font id='UHfR'><ins></ins></font>
    <person id='AO'><sub></sub></person><s id='vCikQxv'><span></span></s>
      <s></s><blockquote id='wcMGI'><small></small></blockquote>
        <font></font>
        <optgroup id='BjL'><bdo></bdo></optgroup><em id='KodwZvY'><person></person></em><base id='lOxr'><span></span></bas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