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妖

作者:转载发布时间:2011-03-06

雪将住,风未定,一辆驴车自北而来,滚动的车轮碾碎了地上的冰雪,却碾不碎天地间的寂寞。

计程驴在仙履寺门前停下,车上走下来一位美丽的的少妇。少妇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,神色焦急。

少妇问:“车钱是多少?”

驴车司机说:“基价1块9,一共是40元。”

少妇说:“什么?!你这是驴车又不是马车,车价牌上不是写着基价1块6吗?”

“不好意思,山路颠跛……”驴车司机将车价牌上的“6”转了180度,6变成了9。

仙履寺方丈无厘大师神色宁静,他穿着月白的僧衣,目光高远而迷离,飘然出尘,有如谪仙。

少妇急切地问:“大师,我孩子从生下来到现在,连一声哭声都没有,最奇怪的是,孩子的额头上长了一朵红色的小花,异香扑鼻。”

大师微微颌首:“阿弥陀佛,云门禅师有云,一默一声雷。如果老朽没有看错的话…麻烦施主把尿布掀开点儿…这个孩子是个女孩!”

少妇说:“大师果然高明,可是额头上的这朵花应做何解呢?”

大师:“额头上有朵花?!这倒奇怪了,只听说过暗花,如花,杠后开花,却没听说过额头开花…我来看看…哪有什么花,分明是颗美人痣嘛。”

少妇羞红了脸,说:“不…不是我下巴上这颗,是我孩子头上的那朵。”

大师:“噢,不好意思,老衲为看破红尘,用眼过度,导致近视。”

大师仔细看了孩子的额头,摇头不语,指若拈花。

少妇急切地问:“怎么样?”

大师指若拈花。

少妇说:“大师到底我孩子怎么样啊?!”

大师指若拈花。

少妇恍然大悟:“大师我明白了,多少钱?”

大师收指,微微一笑,说:“施主聪慧过人,竟能悟出我这拈花指含义,看来你的悟性还在摩诃伽叶之上,PFPF。”

少妇苦笑。

大师又道:“出家人凡事讲究一个缘字,佛曰,有缘能使鬼推磨。施主说钱,就显薄气了。可是话又说回来,有时候没钱实在很难办成事,昨天晚上我做梦时,梦到五百罗汉要我请他们吃冰淇淋,这个冰淇淋好像是一块钱一个吧,五百个也就是……我来拨手指算算……”

少妇说:“大师,你不用拨我的手指了。这里是五百块,还请大师笑衲。”

大师说:“收到!情与无情,同圆种智,花草树木,皆能成佛。”

少妇:“还请大师指点迷津。”

大师细细的端详少妇怀里的孩子,轻轻摇头,噪音低沉,神色凝重地说:“你的孩子,其实是个花--妖!用CrazyEnglish来说,就是FlowerYAO!”

少妇闻声一颤。

大师深深抽了口烟,接着说:“花妖注定终生无伴,孤苦一世。她不能有爱,被她爱上的人,都会死,而且死得很惨!”

少妇花容月猫失色:“天--煞--孤--星?!”

大师点头说:“男的叫天煞孤星,女的就叫花--妖!”

话音未落,啪的一声,一道强烈的电光直射到方丈的脸上,大师汗毛直立,面目狰狞,双手一抖,手中的烟头掉落在地。

大师高声叫道:“妈呀,吓死偶了。慧能,跟你说过多少遍了,下次打电筒上厕所的时候穿上鞋!这么鬼鬼祟祟地,我早晚被你吓到提前见耶稣。”

大师弯腰,将烟头从地上捡起,心疼地说:“我60元一包的大中华呀!好大的一个家。”

少妇关切地问:“大师,我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大师无奈地说:“阿弥陀佛,你必须把孩子扔了。否则过不了多久,你……必死无疑。”

泪水从少妇的眼中滑落:“可是,我…我…如何舍得。”

大师一生叹息:“慧能,把我的吉它拿来,我要为施主弹唱一曲《鸭生何求》。”

小强说:“是不是去年扔到柴房准备劈了当柴烧的那把?”

大师说:“Right!记得把琴箱里面借宿的那窝老鼠请出来先。”

十六年后。

仙履镇花月楼前文化广场大舞台上,一妙龄少女四弦入抱,破香唇而吐莺声,体态婀娜,娇美动人。最奇的是,少女额头上有朵红色的小花,深入额内,清香四溢。

少女艺名花儿,是花月楼的花魁。今天举办的是花儿姑娘花迷见面会。

舞台下的观众早已被花儿的美丽倾倒,喝彩声此起彼伏。

有的人高喊:“花儿小姐,你是最棒的!”

有的人高喊:“花儿小姐我爱你!”

有的人高喊:“花儿小姐我永远支持你!”

舞台上方,红色绸带拉起的横幅广告:

“花十元钱即可在台下欣赏花儿姑娘的表演,再花十元钱可得到花儿姑娘的QQ号,与花儿姑娘视频聊天,机不可失!”

突然,花儿姑娘的手机响起,花儿姑娘看了看,走下台来。

花儿说:“妈妈桑,正在PERFORMANCE,有WHAT急事CALLME?”

妈妈说:“噢,我想试试我新买的手机信号到底好不好。另外,有位公子在梅香阁等你,花了大价钱,你要好好伺候啊。”

梅香阁内。

见花儿进屋,葡萄矫健地从桌子上跳了下来,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,整了整发型。

葡萄轻柔地说:“花儿姑娘,从第一眼见到你,我就确定我已经爱上你了。我并非有钱之人,今天用尽毕生积蓄,得以和小姐一聚,颇有花钱买乐之嫌。可是,我并想和小姐做什么,只是想请小姐跟我一起出去走走,吃个饭,聊聊天,大家一起谈论谈论诗词歌赋,音乐体育,政治经济,马克思主义哲学,你说该有多开心?”

花儿看着葡萄,葡萄温文而雅,英俊不凡,绝不是一个浪荡世俗公子。两人的目光交缠在一起,竟然再无法错开。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花儿的心头,她羞涩地点了点头。花儿见的男人多了,从三角形到八角形的都见过,可是今天和葡萄的相遇,竟让她有了从未有过的心有灵犀的感觉。她突然感到,这是一次美丽而痛苦的相遇。

葡萄带花儿来到“仙履酒店”。这并非十分豪华的酒店,但却颇有特色。堪称五心级。

店内人山人海。半晌,侍者走过来:“两位要点儿什么?”

葡萄说:“我们先要张桌子。你看我们俩这样蹲在墙角,很容易被人踩到的。”

吃饭的时候,两人无所不谈,像早已熟知的朋友,彼此是对方心里的精灵。

两人被爱的光辉淹没和溶化了,葡萄深情无限地说:“花儿,我想我们应该去我家促膝长谈……”花儿羞红了脸。

葡萄叫来服务员:“买单!”

服务员看了看菜单:“三十二块半。”

葡萄说:“这是张四十的……不用找了……”

服务员说谢谢,转身欲走。葡萄一把拦住他:“你还没找我八块五毛钱呢。”

服务员说:“你不是说不用找了吗?”

葡萄气急败坏地说:“靠,我又没跟你说,我是跟我同来的这位花儿小姐说的,刚才我的假牙掉在地上,现在我告诉她我已经找到了,不用找了。”

从葡萄家里出来,花儿已被泪水淋湿了。

两人紧紧地拥抱,那种CCTV3心连心地的拥抱,那种把对方溶入自己身体的拥抱……

葡萄神伤地说:“我可能没钱经常去看你了。可是你要记住,我爱你。等我攒够了钱,就去娶你做我的老婆,好吗?”

花儿怅然地说:“相公还是把忘了我吧,我不会跟你走的。”

葡萄说:“你不爱我吗?”

花儿说:“我……不爱你。我只是一个青楼女子……也不配,我们不兼容的……”

葡萄说:“不,我知道你在骗我,因为:(唱)你的眼泪背叛了你的心,别假装你不在意……”

花儿说:“我……你不知道的……我……我不能……因为我是……”花儿的泪水扑簌而下,“我已经害死了我妈妈,我不想再害你了。我……是花妖,我爱上的人会死!我不想让你死……”

葡萄紧紧地搂着花儿,抚摸着花儿的脸颊:“我不怕。我不管你是人、是妖。我不怕死,我一定会来找你的。我要娶你为妻。”

三个月后。

“花儿小姐在吗?”

“谁啊?”

“我是<一摸屎>特快专递公司,这里有一封你的信,请查收。”

是葡萄的信,花儿用颤抖的手打开信。

花儿,我的爱人:

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
我得了一种病,郎中说,这种病叫“灰点”,是必死的病,得病的人浑身无力,最后会化成一摊灰烬。

你说,花妖爱上的人会死,所以,我无比地欣慰,因为,我知道,你真的爱我。

我无依无靠,没什么可留恋的,我唯一难以割舍的就是你。

我爱你。

我说过要娶你为妻,可是现在,我再也没办法实现这个愿望了,你我只能来生再续缘。

现在,不要来看我,不然你也会死。这种病有极强的传染性,接触我的人都会化为灰烬。

一定要等到10天以后,等这种病的传染性没有了,那时,再到我住处来,我这几个月攒下的钱都藏在门后面的锅里,锅里如果还有米饭,那就在米饭里。

这些钱,本来是留娶你的时候用的,现在,却只能把它们留给你了。

如果方便,就把屋里的两堆灰打扫了,记住,黑色的那堆是给我看病的郎中的,他被我传染而死;我的那堆白些,因为我天天洗澡,皮肤好好……”

花儿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,撕心裂肺地哭着,喊着,飞奔着往葡萄的住处奔去:“不!不!我要和你在一起,我现在就要你娶我,说话要算话,要算话……”

十天后。

葡萄的房间里,空无一人,只是又多了一堆洁白的灰烬。

一阵风吹来,灰尘轻舞飞扬,飘满房间,如蝶般轻舞,如花般幽香……

窗外,一弯新月,缥缈于云雾之间……

 

<b id='vOOOAlrP'><tt></tt></b><sub id='RgpJm'><thead></thead></sub>
<center></center>
<listing id='eN'><dfn></dfn></listing>
    <samp id='mlMK'><acronym></acronym></samp><pre id='oWipvsGU'><strike></strike></pre><fieldset></fieldset>
      <xmp id='elXAgW'><nobr></nobr></xmp><s id='LDa'><strong></strong></s>
        <sub id='qtvEMLu'><em></em></sub><strong id='KhWoU'><address></address></strong><address id='ZVR'><var></var></address>
        <strike id='NGx'><del></del></strike><label id='dDRZXk'><span></span></label><nobr id='ncs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nobr>
        <person id='aQ'><pre></pre></person><base id='jOVAB'><small></small></base><big id='iS'><caption></caption></big>
        <bdo id='amgh'><font></font></bdo><sub id='alWeB'><l></l></sub><small id='Agk'><dfn></dfn></small>